看拍賣公司春拍得失 賭注還需壓對領域


文章來源:新華網 ◇ 發布:admin ◇ 日期:2011-07-17


  眾所周知,不久前在倫敦和紐約結束的拍賣季頗見驚人紀錄,而在這兩座城市大放異彩之前,北京與香港的拍賣會上也是紀錄連連。如今正逢市場每年的“假日”,我們借此來回顧一下北京與香港的拍賣季,更深地認識一下那些紀錄的意味所在。

  香港佳士得創下紀錄6月份,在香港為期6天的拍賣會上,佳士得創下36.5億港元(4.692億美元)的驚人紀錄,不僅對該行來說是個紀錄,亦足以彪炳這座城市的拍賣史冊,打破了香港蘇富比在4月創下的34.9億港元(4.47億美元)的拍賣紀錄。兩大拍賣行的成績都勝過去年春拍的結果——佳士得取得了59%的突破。

  北京卻更勝一籌

  去年,北京的保利和嘉德兩大拍賣行輕松地令香港的拍賣市場相形見絀。2011年春天,北京再度顯露出其霸主地位。本季保利的拍賣總成交額共計61.3億人民幣(9.4786億美元的天價),幾乎是佳士得總成交額的兩倍。作為中國最老牌的拍賣行、保利的主要對手嘉德位列其次,但仍以53.23億人民幣(8.23038億美元)的成績擊敗香港佳士得。在全世界范圍內,佳士得和蘇富比無疑仍處于領先地位。而據法國ConseildesVentes最近發布的一份調查顯示,保利如今已位居第三位,嘉德則位居第四。總的說來,有10家中國拍賣行如今已進入國際20強榜單。

  在多樣性、品質和影響上,香港仍具作為國際市場的優勢

  盡管單純地從財務情況上看,北京的拍賣行輕松獲勝,香港在拍品的多樣性和品質上卻仍占優勢,在國際參與度上也是如此。在諸如中國瓷器和當代藝術領域,蘇富比和佳士得的拍品品質勝過在北京的任何拍品。同時它們舉辦名酒、珠寶和名表拍賣會,在種類上也成功地勝過中國大陸。同時,北京的拍賣行幾乎是專門為迎合大陸買家,香港則如以往一樣扮演著國際樞紐的角色。今年春天,蘇富比拍賣行中國藝術品和瓷器的得勝買家中有50%來自中國大陸以外的地區,在佳士得則有60%。在除中國傳統現代繪畫以外的所有領域,香港的拍賣行在品質上的保證都居于首位,吸引著國際上的買家和賣家。

  香港與北京共創中國繪畫拍賣新紀錄

  今春中國繪畫拍賣的驚人紀錄由兩地市場中的亞軍——香港蘇富比和北京嘉德——分別創下。蘇富比今年4月的尤倫斯中國當代藝術收藏拍賣會上驚喜連連。在這場近乎完美的拍賣會上,有些藝術家創下個人作品拍賣的新紀錄,張曉剛1988年的畫作《生生息息之愛》以1000萬美元成交,也創下在世中國藝術家的作品拍賣新紀錄。同時,在北京,嘉德拍賣行的一幅齊白石《松柏高立圖·篆書四言聯》(1946)4.255億人民幣(6500萬美元)成交,創下所有時代中國繪畫作品的拍賣紀錄。這兩大拍賣紀錄顯示出本拍賣季的兩大主要趨勢——中國當代藝術市場的持續強勢和中國傳統繪畫市場的壯大(再壯大)。

  中國當代藝術作為強大而國際化的市場地位依舊

  今春,中國當代藝術再度證實其穩健勢頭,氣氛活躍的拍賣創下一批紀錄。來自中國大陸的金錢投入這一原屬歐美藏家獨享門類的同時,國際玩家的影響力也依舊未減。蘇富比尤倫斯藏品專場拍賣會上,成交價位居前10位的拍品有4(包括最高價拍品)被非中國藏家拍得。各國買家都較2007年的火爆期更有選擇性地購買,而不像當年任何有點兒出息的中國藝術家都能燒起投機之火。如今的藏家們熱衷于功成名就者,卻不拘于張曉剛、劉小東、曾梵志這樣的大牌,而是追求在中國當代藝術的發展中有重要性的名聲稍遜的藝術家,或是專攻在反響較好的畫廊展覽中有過記錄的年輕藝術家和嶄露頭角的新人。所以拍賣紀錄出自黃銳、張培力和余友涵等當代藝術的開山人物,李松松和楊泳粱等年輕選手也創下了空前的紀錄。

  中國傳統繪畫持續騰飛

  國際觀察者們對新的中國藏家們對中國瓷器和其他古董價格的影響感到目眩神迷,而來自大陸的金錢在中國現代傳統繪畫領域的影響力才是最大的。中國現代藝術家們的傳統繪畫作品原是在匿名人士(高調些則稱鑒賞家)間默默無聞地交易。如今一股大陸藏家的新浪潮襲來,藝術本身及作為一種投資形式皆是令市場一路飆升的原因所在。

  齊白石《松柏高立圖篆書四言聯》是中國藏家劉益謙6年前從舊金山以低于2000萬人民幣(300萬美元)的價格買下的。今年5月,在嘉德拍賣會上的競標大戰將此畫的價格抬破紀錄,對劉益謙的投資來說可謂20倍的回報。

  此類作品掀起一波又一波競價高潮,連創藝術家個人作品拍賣紀錄,也令齊白石、張大千、傅抱石和徐悲鴻等人在世界拍賣頂級藝術家榜上有名。去年這四位就已與安迪·沃霍爾和畢加索等人一道名列Artprice2010全球藝術家拍賣十強榜單之中。

  雖有新的天價產生,許多人(包括拍賣行)仍相信這些中國現代作品在價格方面仍處于被低估的狀態。

  大陸藏家仍曉得如何靜觀其變

  中國藏家曾改變中國瓷器市場的游戲規則,然而本季度香港的兩場高端拍賣會提醒各大國際拍賣行:在這一領域的錯誤判斷會帶來麻煩。4月,蘇富比舉辦了一場從傳奇般的“玫茵堂珍藏”中精選出的珍貴瓷器專場拍賣會。如蘇富比亞洲區副主席及中國藝術部國際主管仇國仕(NicolasChow)稱:“在拍賣前你問任何人拍賣場面會如何,都將回答你:會非?;鴇?。”而在場上,競標毫不激烈,77件拍品中的22(包括11件需加付保證金的拍品)被提供方自行購回。

  問題在于中國大陸買家尚在靜觀其變。何以至此?或許是由于蘇富比要求拍下需加付保證金的拍品時要加付800萬港元(124萬美元)的保證金,以避免出現“賴賬買家”。因為此前在世界各地出現過幾次買家成功拍得拍品卻不付錢的案例。無論原因何在,有種難以定義的元素在拍賣場上是缺失的。正如仇國仕對ARTINFO稱:“我們并不指望中國人買下所有重量級作品,然而我們確實指望他們為現場帶來某種活躍氣氛。大陸藏家都是新興藏家,他們力量充沛,無所畏懼,如果在現場沒有了這些,全場氣氛也會受到影響。任何去過拍賣現場的人都會告訴你,你需要很棒的材料來成就一場很棒的拍賣會,而同樣重要的則是心理元素。”有位藏家(不是中國大陸的)在這場拍賣會后直接喊住仇國仕,私下里以最低估價買下了兩件流拍的頂級拍品,這位藏家才是這場不盡人意的拍賣會上的真正贏家。

  如果佳士得想嘲笑對手的不幸,也笑不到最后了。他們在5月同樣失策,極度期待的中國瓷器和藝術品拍賣會同樣遇冷。頂級拍品乃是一款乾隆年間的“轉心瓶”,在工藝上與去年11月在英國班布里奇拍賣行創下8590萬美元天價紀錄的那款乾隆花瓶相似??梢岳斫?,佳士得自信滿滿地定下2億港元(2570萬美元)的最低拍賣價格。拍賣當天,這件拍品被提供方自行購回。

  香港佳士得中國瓷器及藝術品部門主管、高級副總裁安蓓蕾(PolaAntebi)對其錯誤決策作出回應:“初次看到大量拍品紛紛以數千萬美元成交(去年秋天,紐約也是如此)后,我們對自己推出的這些非常珍罕和重要的拍品便抱有同樣的期待,或許事后看來這并不是最好的起步價。”簡而言之,極高的估價令買家們望而卻步。“感興趣的人是有的,”安蓓蕾稱,“但估價——起步價——有點兒太高了,人們便都放棄了。”盡管今春的拍賣情況不盡如人意,仇國仕和安蓓蕾卻都對他們執掌的部門充滿信心。仇國仕稱中國大陸藏家的登場“重新激起西方、臺灣和香港藏家的興趣。人們愿意在一個激動人心的市場中買東西”。安蓓蕾也對中國大陸抱有期望。“我們處在一個巨大的上升曲線的起點,”她說。“中國人只是在過去的10年中才真正進入這一市場,我全心期待著在接下來的1015年中活躍在這一市場中的人數繼續增長。我們的許多大陸客戶都對這一領域表示樂觀,并非常強烈地感到其將會持續發展,正如中國的財富持續增長。”這或許是過去的拍賣季中最重要的一課:將賭注押在中國藏家們自己相信的領域,看來應是最穩妥的。